疫情过了,我要去武汉买五套房

搜狐焦点荆门站 2020-04-03 10:33:4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01 “疫情过后,我要去武汉买五套房。”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来自一位老前辈老丕,他后面还跟了句:投资玩玩。 当时听到他这么说,作为资深嘻哈粉的狗哥跟听到「淡黄色长裙,蓬松的头发」一样,整个人顿时内焦外嫩。 别说朝廷三令五申的强调住房不炒,经此一役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武汉是重灾区,房价肯定会跌,好一

01

“疫情过后,我要去武汉买五套房。”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来自一位老前辈老丕,他后面还跟了句:投资玩玩。

当时听到他这么说,作为资深嘻哈粉的狗哥跟听到「淡黄色长裙,蓬松的头发」一样,整个人顿时内焦外嫩。

别说朝廷三令五申的强调住房不炒,经此一役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武汉是重灾区,房价肯定会跌,好一点跌到长江尾,差一点说不定还得跌到长江底去。

老丕作为一名在商场上厮杀了二十几年,见惯了大风大浪大雨大雪大冰雹,当然有与人不一样的见解。

于是狗哥忍住喷醒他的冲动,轻声问他怎么会产生堪比「49年加入国军」的想法。

老丕反问道:“为什么这次疫情来临之后,有人想到是买房抄底的最好时机,而有些人想到的却是抛售资产去套现呢?”

狗哥故作深沉道:“女娲娘娘用同一块泥巴捏出十个泥人,每个人都不一样,世界上这么多树叶,但就是没有相同的两片,同一条路有人往东就注定有人往西,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嘛,就好比我自己,有的姑娘看我觉得我帅到无法无天,有的姑娘却觉得我长得惨绝人寰……”

老丕习惯了狗哥思维的跳跃性,波澜不惊道:“我讲这些,意思是作出两个截然相反的选择,说到底是对楼市的认知不一样,在我看来,倘若不明白房价背后的本质,一味讨论涨跌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都知道,房价的背后是土地才政,土地才政的背后是地方正府。

但很少有人考虑一个问题:那么正府的定义是什么?

1993年《美国科学评论》著名论文《独裁、民主和发展》里有一个定义我认为很合适,流动,或者常驻的帮。

见狗哥一脸懵逼,老丕笑着解释道:“简单来说,我们也可以把地方正府看做一个企业,普通的企业生产的是商品,而正府企业生产的是公共产品,你别笑,其实说到底,某种程度上,地方官府里面挂的「为人民服务」与很多企业奉行的「顾客是上帝」是一样,同样都是五个字,连思想性也是如出一辙,甚至连盈利性质都是一模一样,两者的服务都是要收费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后者是明码标价,而前者是通过税收提供公共服务,来获取利润,懂了没?”

”有了利润之后,那么就可以有钱了,可以修路铺桥,可以搞城市基建,可以盖学校医院商场解决人们生活需求,可以升级全民福利,可以有更好的城市面貌招商引资,一切的一切就形成了一个典型的正向循环发展,到最后,大部分城市发展越来越好了,城镇化率也越来越高。”

“但这一切发展之源和利润之源的泉眼,是房地产!是土地财政!”

但问题是,一个产业过度投资就会产生泡沫,一个产品过度炒作也会产生泡沫,一家企业如果步子迈得太大,还噔噔噔噔噔噔噔噔的跑个不停,就会摔个四脚朝天。

前几年钢铁行业过度投资以至于产能过剩去产能,钢材价格在炒作后也回跌了。

现在的房地产,也是这样,投资过度,开发过快,产能过剩。

老丕施施然说道:“但,我们朝中有高人,从朝廷最近种种政策看来,他们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房地产这位前国民经济大柱石,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从2018年到现在,经过两年的努力,住房不炒这四个字已经完美执行下去了,虽然疫情的灰天鹅突袭,全中国都进入了失去的两个月,经济的循环也短时间崩坏,但经过此次疫情,我们反而看到了更多的不足,比如最引以为豪的最全工业门类,无论是医疗水平,科技工业,制造业,距离世界顶尖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前几天发生的一件很有趣的事,国家电网全面退出房地产业务。

这来自高人的敲打,意思已经表达得十分清楚了:

房地产已经是旧日黄花,你们还是别干了,早日回到挑起更换经济发展引擎重担的正确道路上去吧。

如果再将时间往回拨一到两个月,那时候各个城市各种楼市政策松绑如立春之后清明之前的水竹笋一茬一茬的冒出来,但仅仅一日,就被一双手给抽得一干二净,落得个一日游的结局,此种种,也表达了一个意思:

我们是绝对不会再端出房地产这壶毒酒出来的,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其他,而是产业升级,要让高端产业形成全球竞争力,去赚世界的钱。

02

以房地产为首的泡沫经济,与国运比起来根本就是一个单选题,饮鸠止渴,绝非良方。

因为一旦松绑楼市调控,不仅会导致宏观杠杆率进一步攀升,泡沫吹大,也不利于民生改善和创新升级,这完全违驳了高人的意愿和竞争全球化的大趋势。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房地产,因为都想抓住上一个红利周期最后的尾巴,用一个比一个疯狂的高周转赶工赶进度,虽然各大房企的销售额节节攀高,但因为开发量过大过快,已经出现了库存积压过大过重的情况。

库存对楼市意味着什么,旭辉的CEO林峰说了一句让所有开发商心有余悸但不得不服的话:

“库存是房企的癌症。”

其实林峰说的不完全准确,库存不仅是房企的癌症,也是悬整个社会的一把黑色斧头,一旦松绑,积压的问题和矛盾消化周期只会拉长,一个保不准,指不定跟现在的美国股市一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最后一泻千里。

保楼市,还是保社会保民心,这跟前面的问题是一样的,都是个单选题。

没有了政策红利,人们不再看好房地产,这也是理所当然。

而处于漩涡中心的武汉楼市,受疫情影响最严重,被人们更不看好,更加理所当然。

“我也不否认,从短期看,房价肯定是会跌的,尤其是会倒闭一批中小企业,也铁定会多出来一批还不起房贷的人,又加上今年是众所周知的还款大年,元气大伤的开发商急需巨额现金流来回血,所以定会以量换价,各种促销各种让利,很多的因素,都会导致房价下跌。”

狗哥更茫然了,既然明知道会跌,为何还要买五套?这是银子太多烫手么?

老丕说:“遥想改革开放初期,那时候我们国家积弱积穷已久,地方收上来的税收归地方所有,后来经济发展了,福利分房取消了,房地产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大柱石,地方的税收大头也归了朝廷,小头才归了地方;那时候地方钱不够花了怎么办,卖地,因为只有土地财政的收入,才能全部归地方政府来支配。”

所以,房地产市场的衰败和繁荣,直接影响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收益,一直到现在。

虽然朝廷有意甩掉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性,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刀斩得断?

就好比澳洲大火谁都想扑灭,但依旧烧了整整五个月,还是靠着大自然连续数周的最强降雨,才给灭完了山火。

咱们中国的楼市也是一样的,虽然朝中很想摆脱地方经济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也在琢磨改革,想用房地产税来代替土地财政,但从目前的事实来看,真的很难被全面取代,别说中短期了,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都未必能真正见成效。

这也是高人会搞出一个因城施策的主要原因。

见狗哥依旧呈懵逼状,老丕直接说道:“只要地方上对土地财政还有依赖,那么,房价就不可能真正的跌到哪里去,换而言之,楼市最少还有十到二十年的可趁之机。”

老兵不死,只会慢慢凋零。中国的楼市不会立刻退居幕后,只会慢慢的平稳过渡,直到房地产税真正平安健康的着陆,并全面推广开来。

这就是高人口中强调的「稳」字,对了,这个稳字从2018年开始提的,其含义也得分阶段看。

2018年到2019年上半年,「稳」字是对老百姓说的,意思是「大家放心,房价不会再涨了」

2019下半年至今,「稳」字是对开发商说的,意思是「各位老板,你们放心,房价不会跌得太多,地价也不会再高了,虽然没有以前赚的多,但多少还有得赚」。

这样,老百姓也放心,一心想活下去的郁亮林峰们心中也敞亮,朝中也可以安心去托举实体经济为中国经济全球化作进一步产业升级了。

一切就像《新华字典》的那句话:

“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03

狗哥若有所思,又问道:“既然是稳,那还有什么投资价值?”

“你看过《肖申克的救赎》么?”老丕反问道。

狗哥点了点头,不明白这位大神前辈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于是又摇了摇头。

老丕笑道,安迪逃离监狱,获得了37万美元,当时是1967年。在那个年代,这笔钱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是典狱长各种手段贪污十年才能获得的钱款,那么现在呢,37万美元的价值如何?

再说近一点,三百块钱现在只够按个摩洗个脚,在十年前同一个地方甚至可以做个全套。

其实,闲钱就像拉在小溪边上的一坨屎,不会被风干,反而会随着水流和时间,慢慢的消融在水里,万一哪一天提前发了洪水,一下子就没了。

所以要花出去,但现在的大环境之下,闲钱能怎么花?

将我这小本生意拓展一下开分店搞连锁?开厂投资传统实体?杀进类似人工智能高科技新进产业?还是p2p或者比特币这样虚拟玩意儿,又或者撒入股市之中?

我只是个普通人,赶上赶早赶巧买了几套房卖了几套房,挣了点钱。

虽然也曾向往荷叶尖尖钱生钱,但我知道我不是做那些事儿的料,没有金刚钻,不去,也不想去揽那瓷器活。”

再说回楼市,楼市接下来总体上虽然会四平八稳,政策会如冬日寒潭是死的,住房不炒也会贯穿到未来的每时每刻,但人的欲望却如星辰大海永远是活力无限的。

《金瓶梅》里的西门大官人,他已经娶了吴千户之女,勾栏相识的李娇儿,陪床丫头之后,还千方百计的要将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这样的绝色人妻娶了回家,这还不满足,外面更有李桂姐这样的情人无数,甚至家道中落了以后临死之前都不甘心,想征服女神蓝氏。

“这就是人性,懂了没?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高级物种,都会想着往高处走。”

我就问你,如果你在老家盖了大房子,手上有钱了,会不会寻思着去县城买一套?如果还有钱,会不会琢磨着去省会城市买一套,伴随的不仅仅是人,还有你的户籍。

在省会有了房子,娘的,作为中国人,有钱得去京城整一套,得去皇城根下啊。

如果还有钱的话,我前进我征服,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层,好的城市好的地段,永远是稀缺资源,永远不缺被需要,核心是看你能买得起什么样的房?

而一种商品,只要被大量需要,价格就永远有上涨的通道,再加上通货膨胀的话,也就形成了大城市的房价从长期来讲一定会涨的原因。

任何一座一线或者强二线的城市都是如此,而我选择武汉的原因很简单,有五点。

第一,我是湖北人。

第二,对投资人而言,房价最低谷的时候,肯定就是最佳的出手时机,总有回旋的时候。

第三,千万别忘记了,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的同时,它也承载了很多国家战略层面的东西,是国家心心念的中部崛起的最核心的中心城市龙头城市。

第四,人口,武汉的人口净流入在全国都是排名绝对靠前的,虽然现在不一定能留住人,但即便放在全球也排得上号的大学生数量,就注定了这座城市是鲜活的是有旺盛生命力的,深圳在改革开放春风吹到之前,也不过是一片小渔村,现在很难留住大学生,不代表往后就一定留不住,你懂吗?

听老丕这么一说,狗哥觉得有那么些道理,但很快也明白过来了。

有闲钱没地投资,当然可以这么玩,但是现在的经济形势不好,别人的抄底机会不等于是自己的机会,狗哥问道:“那么,刚需呢?我时常听人说刚需早买早得道,是这样吗?”

老丕斩钉截铁道:“当然,房价这玩意儿,就好比一辆高速行使的直达列车,如果运气好坐上去了就坐上去了,如果你一开始就落了一截,无论怎么穷追猛赶,哪怕把命搭上,都注定无法追上它。”

“记住,刚需买房,现在一定比未来便宜,但前提是老老实实赚钱,如果差一点首付,低杠杆也可以上,但高举高打高负债就别想了。”

“而房产投资,却已经变成了有点闲钱,但不算真正有钱人的游戏。”

“至于真正的有钱人么。”

过去几年,华人商业世界发生了三件标志性事件:

第一件是李嘉诚从大陆撤资;第二件是安邦、明天为首的权贵资本被整顿;第三件就是在海外买买买的万达、海航等公司,这些年都开始都卖卖卖卖卖卖卖了。

尤其是李超人的撤资,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人民日报就毫不留情的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有一句堪称点金之笔的一句话:

“遇到困难不能共度难关者,不必挽留。”

见狗哥一副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的神色,老丕便简单粗暴的说了他为什么要在全国一二线城市里头选武汉买五套房投资的第五个原因。

老丕曾经有幸与左老板同坐一桌,期间有过短暂的交流,掌握了中国核心城市二手房全部数据的左老板说了一句话,影响他至今:

武汉需要2000万平米的出租面积,但现在只有1000万平米的存量房是用来出租的。

来源:三十六楼

4666元/平方米

东宝象山大道与泉口路交会处西侧 查看地图

暂无 70年

二居 三居 四居 |83-144 m² 全部户型

400-032-4608 转 402674
微信扫码拨打
微信扫码
节省您的拨号时间

普通住宅 高层 公园地产 投资地产

我要看房:近期看房活动,楼盘优惠信息通知我 已有23人报名
立即报名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